抗结核 盼“新颜”

来源:中国生物技术网

人类对结核病新药的期待可谓是望眼欲穿。

因为现有治疗结核病的药物多为20世纪60年代之前获批,并且这些药物在面对结核杆菌的变异与耐药方面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直到富马酸贝达喹啉的出现,这才为暗淡的结核病治疗,特别是耐多药结核病治疗带来了一线生机。该药作为全球45年来首个新型抗结核药物,2012年12月获美国FDA加速审批通过。今年3月25日,强生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宣布,已通过新药引入与保护项目(NDIP)将该新药引入中国。

之所以采取NDIP,在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李亮看来,主要是为了防止药物滥用,继而产生耐药性。

为何治疗结核病的药物开发如此难?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张天宇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因为效率低下和不精准的药物筛选评价模型一直阻碍新药研发。

为此,几年前,张天宇的研究组经过多年探索后,成功构建了新型自主发光的结核分枝杆菌,利用菌株“发光”的特性快速研判药物活性。

“只要能测量动物体内不同时期的发光程度,便能判定药物杀菌的能力。”张天宇表示,他的团队利用该类发光菌建立了抗结核药物筛选评价平台,与院内外多个课题组合作,筛选了4万多个化合物。

值得一提的是,张天宇与同一个单位的丁克、陆小云和涂正超合作研发的抗结核新药TB47已转让给企业并被全球结核新药研发体系收录。

另外,该团队与四川大学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罗有福团队联合发现了一种具有抗结核活性的抗癌药物。经过多年改造、验证,最近终于获得了一种具有明显体内杀灭结核菌的活性且毒性不高的抗结核新型候选药物,且已申报了国家发明专利。此外,张天宇团队还发现某些中药存在抗结核活性,目前正在进一步研究。

采访中,张天宇还向记者透露,前不久,美国国立变态反应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宣布,经过Ⅲ期临床研究证实了使用利福喷丁+异烟肼1个月预防性治疗艾滋病患者潜伏感染有结核与传统的9个月疗法效果相当。而这项研究就是基于张天宇之前的一项结核潜伏感染动物模型的研究结果。

“未来,我们还需要继续扩大合作,寻找更多高效低毒的抗结核新药,形成结核候选药的梯队,同时开发新的短程疗法。”张天宇说,药物只是改变结核病的防控一个方面,还需要在预防、诊断、管理等方面下功夫。